广州网上炒股

[03-10] [03-10] [03-10] [03-10] [03-10] [03-10] [03-10] [03-10] [03-10]

富豪施建祥《叶问3》赌局揭盅 “刷票”质疑牵出快鹿投资
2016-03-10 08:40:16   来源:证券时报   

  电影《叶问3》上映,上海富豪施建祥的“赌局”随即揭盅。这场“赌局”背后,牵涉了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01831,HK),以及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

  “刷票”质疑牵出快鹿投资

  电影《叶问3》3月4日上映至今,拿下了近6亿元的票房,号称打破了“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首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等记录。但伴随而来的是业内对该电影的“刷票”质疑。与此同时,该电影背后“金主”上海富豪施建祥及其在电影产业的复杂布局也随之清晰。

  《叶问3》号称上映16小时票房破亿元,但上映后不久,该电影就被曝出“幽灵票”现象,即午夜场等冷门时段电影票售罄,甚至部分电影票价格反常高达203元,再加上网络上流传的广电总局电影局“点名”文件,《叶问3》一时间频频遭受票房造假质疑。

广州网上炒股  “《叶问3》是一部优秀的影片,本来就有非常好的票房优势,我们根本没必要去弄什么水票、幽灵票。”该电影的投资方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投资)3月9日发表声明称,水票、幽灵票现象的出现,是个别院线为了谋求不正当利益而采取的个别行为。

  快鹿投资还援引武汉中影天河影城日前发表的致歉称,该影院《叶问3》午夜场电影票价虚高,是为争取到电商承诺的排片超60%能够得到第三方补贴而进行的个人行为,该影城并未与《叶问3》片方签订任何直接购买影票协议。

  快鹿投资是上海一家多元化民营企业,其业务包括小贷、担保、国际贸易、电线电缆、互联网金融等,快鹿投资旗下较早成立的控股子公司包括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快鹿电线电缆、晨远贸易、快鹿实业等。值得一提的是,快鹿投资还参股了首批5家试点民营银行之一的华瑞银行。

广州网上炒股  根据胡润百富榜历年榜单,快鹿投资董事局主席施建祥从2012年至2015年连续4年入选百富榜,在2015年位列第746名,排名较上一年的477名有所退步,但这4年里,施建祥的财富从35亿元升至45亿元。

  复杂的战略合作

  快鹿投资旗下业祥投资去年9月入主上市公司神开股份时,曾曝光了控股股东快鹿投资的经营情况,从2012年至2014年,快鹿投资的总资产分别为27.6亿元、31.4亿元、37.9亿元,2015年1至8月,其总资产达到81.8亿元,即去年在不到三个季度的时间里,快鹿投资的总资产较上一年实现翻番。

  另外,从2012年至2014年,快鹿投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6亿元、5.5亿元、102亿元,即2014年快鹿投资营收较上一年实现了18倍的增长;去年前8个月,快鹿投资营业总收入更是达到510亿元,比去年全年的营收还翻了几番。

  2014年的快鹿投资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上海金鹿财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当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易联天下(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基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集中成立,这些公司目前在快鹿投资的官网中均显示为“战略合作伙伴”。此外,位列快鹿投资“战略合作伙伴”的还有当天财富关联平台当天金融,以及金鹿财行关联平台仲鹿信行。

广州网上炒股  据悉,快鹿投资近两年来逐步涉足互联网金融和影视投资,设立了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大银幕(上海)电影投资有限公司、大银幕(北京)电影发行控股有限公司、上海一针一线演艺经纪有限公司等公司,号称创立“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成立“8+1”电影委员会投资100亿元,其中七成用于投资中国电影,而此次处于风口浪尖的《叶问3》,则是快鹿投资一度力推的影视项目。

  在业务层面,当天财富此前推出了产品规模达2亿元的“咏春盈泰”《叶问3》电影收益权转让计划,该产品计划为受让影片《叶问3》的发行放映专有权收益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0%,当票房累计突破8、9、10、11、12、13亿元,产品还对应有从1%递增到6%的浮动年化收益率。该产品计划称,“上海某大型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对投资人本金及预期10%年化收益率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广州网上炒股  去年10月,易联天下与苏宁众筹及合禾影视共同推出了《叶问3》电影众筹,号称筹集4050万元;日前又联手京东众筹推出《叶问3》电影众筹。易联天下平台本身有部分借款项目为“上海某知名影视投资公司”借款投资《叶问3》。

广州网上炒股  除了上述超2亿元的借款涉及《叶问3》,还有当天金融、金鹿财行等平台介入了涉及这一电影的业务。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也在近期同时参与了这一盛宴。

  神开股份2月22日表示,拟以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份额,出资额将设立《叶问3》电影票房收益权投资基金用于投资电影《叶问3》,通过《叶问3》未来票房收益分配获取投资利润。据悉,该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投金控),且中海投金控将为该电影提供10亿元的票房保底承诺,若实现10亿元票房,预期年化收益率达8%,且票房超过10亿元将会带来相应浮动收益。

  同在2月22日,十方控股公告称,当天与《叶问3》投资方上海合禾影视订下了投资协议,公司以1.1亿元收购《叶问3》55%的票房收益权。值得注意的是,合禾影视目前股东为江海洋和彭明达两位自然人,而在去年10月份之前,其股东为中海投金控和自然人股东李微。

  购买了票房收益权的两家上市公司,近期被票房造假质疑波及。3月7日至9日,十方控股的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累计跌幅近60%;神开股份在2月下旬披露前述公告后,第一天股价涨停,随后受大盘影响而连续三日下跌,且出现了两个跌停,不过最近三个交易日该股表现相对淡静。

  3月9日,神开股份在互动易平台上回应称,“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之间的经营是各自独立的,公司的主营与经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至于该片的制作和发行,应是由其行业内相关专业的公司来制作和发行,上市公司并未参与其中,也不具备相关资源和条件。”

  蹊跷的股权关系

广州网上炒股  中海投金控与《叶问3》的投资、票房收益等有着直接的业务配资开户 。神开股份公告透露,中海投金控创立于2012年,注册资金30亿元,是一家综合性金融控股平台,拥有私募牌照。神开股份强调,“中海投金控与本公司及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

广州网上炒股  但工商资料显示,中海投金控原名为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股权以及业务均和快鹿投资存在较多合作。例如,快鹿投资和东虹桥金控曾联合成立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银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又联合快鹿投资成立了大银幕(上海)电影投资有限公司。

  另外,快鹿投资的“战略合作伙伴”金鹿财行早期的两大股东之一,即为快鹿投资旗下的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股份有限公司;当天金融早期的发起股东为快鹿投资。从旗下公司变为“战略合作伙伴”,快鹿投资以及合作伙伴的复杂股权关系,被业内指为通过互联网金融非法融资和重复融资,并且“左手倒右手”,通过票房带动资本市场非法获利。

  “早期快鹿有资金入股,但是经过几轮股权交替,快鹿早和我们当天没有关系了,只是战略合作伙伴。”当天财富人士表示。

  金鹿财行总裁张伯伟则强调,对《叶问3》的票房收益权产品并未超募。

广州网上炒股  快鹿投资的声明称,《叶问3》投资方合禾影视公司目前没有任何银行借款,没有任何外债。快鹿投资有多渠道融资能力,“我们的银行贷款不足1亿元,我们有自己投资的银行和投资控股的小额贷款公司。除此以外,我们还投资各类基金。我们根本没必要进行任何重复融资和非法融资。”

广州网上炒股  需说明的是,金鹿财行2月23日称,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拟向金鹿财行注入新注册资本,拟持公司不多于15%股本权益;同一时间,当天财富也宣布和港股上市公司大中华金融达成股权认购谅解备忘录,拟认购股权不超过当天财富扩大后已发行股本的20%股权。

  据悉,施建祥去年12月认购了十方控股股权,目前持有1.86亿股,且在近期成为十方控股董事会主席,而大中华金融近期也宣布拟进一步购买十方控股的股权,即施建祥入股的港股上市公司和“战略合作伙伴”之间也存在一定关联。

  往事:仓促投资2100万元

  配资公司 快鹿投资和施建祥,可以透过其以往的投资案例管窥其风格。

  在2014年国庆前后,当时上海最大连锁养生机构之一康骏养生会馆被曝资金链断裂,拖欠员工数月工资,近1亿元预付费卡无法兑现。10月18日,快鹿投资迅速宣布,联手一兆韦德对康骏养生进行重组,称将分两批合计2.5亿元进行注资,让康骏“起死回生”。

  但11月11日,快鹿投资宣布暂停重组,理由是康骏此前隐瞒了真实的财务状况,随着重组的深入,债务在不断增加。但实际上,快鹿投资在这时候已经注资了2100万元。在当时的声明中,快鹿投资指责称,一兆韦德作为促成重组的介绍人以及此次重组的共同投资人,至今未投一分钱,且康骏的债务情况与当初康骏、一兆韦德提供的数据有巨大出入。

  虽然事后快鹿方面宣称将追讨已投入的2100万元,但这一结果至今无明确说法。快鹿投资人士总结两点经验教训,健康产业并不是快鹿投资的主营业务,仓促投入2100万元的时候并未做尽职调查。

相关热词搜索:广州网上炒股

上一篇:陇酒龙头金徽酒今日上市 四机构推荐最高报价近20元
下一篇:平安抢得上市银行年报头啖汤 净利润保持两位数增长广州网上炒股

分享到: 收藏
24小时期货配资 点击排行